政府救市利于维稳经济增长

  政府救市利于维稳经济增长

   本轮政府救市不仅防止了区域性风险和系统性风险,也促进股票市场的稳定发展以及国民经济的稳定发展,救市效果显著

   文 /《中国证券期货》记者 雒招霞

   本轮政府救市不仅仅是为了保点位,更是为了消除股市的制度性弊端。此外,还可以股票市场、资本市场稳定健康发展,对促进国民经济稳定发展至关重要。目前来看,政府救市已经发生积极的作用,股票市场已经是出现连续反弹的好势头。

   实践证明,中国政府有能力、有信心防止不发生区域性风险和系统性风险,也有条件、有信心促进股票市场的稳定发展以及国民经济的稳定发展。

   从6 月15 日到7 月8 日的17 个交易日里,上证和创业板指数分别下跌了36.46% 和47.14%,A 股市值在三周里的损失超过了全球第四大经济体德国的整个GDP。危机本身也深化了危机,导致危机的表面力量是去杠杆和风险溢出,而背后的力量则来自于人性。

   这次股灾的起因,是一场针对股市投资去杠杆所引发的局部流动性危机,进而溢出并引发了大宗商品的价格暴跌和人民币汇率下跌。如果没有外力干预,流动性危机可能导致股市一直跌到出现深度价值才会止跌,甚至可能催生系统性的金融危机。最危险的时刻也许已经过去,迷雾之中,投资者需要在历史和常识中思考前进方向,A股在有效配置资源的市场和押大小的赌场之间已经没有中间道路。

   救市是为了消除股市的制度性弊端

   清华大学金融系主任李稻葵认为,政府维稳股市不是为了保点位,是为了消除股市的制度性弊端。制度性弊端最主要的是杠杆太高,这就会带来非理性繁荣,同时又使调整的过程非常痛苦,这是不合理的,应该调整。

   这次的暴跌是对非理性繁荣的报复,因为前阵子涨得太高,有很多股票是虚高的,很多烂资产都在暴涨,所以暴跌是必然的。在股市下跌的过程中,有相当一部分投资者认为,股票市场一钱不值了,悲观情绪是蔓延性的,它会形成一个自我循环,形成了一轮又一轮的下跌。

   李稻葵认为,目前政府救市是应该的,主要是应该稳定预期,不能让预期无限制地往下走。三千七八这个点位是比较合理的,中国在这个点位上的市盈率和美国差不多,这个点位上政府出手护盘有理性的基础。

   他强调,待大盘稳定下来之后,一定要想方设法要改革机制,不能搞那么多的杠杆,而且一定要允许股票市场做一些结构性调整,非理性的、有毒的,没有任何基本面支撑的股票,要允许它调整,不能说所有的股票都不能跌。总体上讲,微观层面要允许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宏观层面要发挥政府对信心的主导作用。

   除此之外,制度层面还必须干一件事情,一定要把股市的基本面做好,公司治理一定要规范,上市公司一定要严格按照法律办事,一定要兑现自己的承诺,不能拿了钱之后胡搞,要不不赚钱,要不是赚了钱不给老百姓,必须建立法治基础。过去20 多年经济学的研究结果表明,好的股票市场有一个共性,就是它们都有良好的法治基础,实行普通法的国家更是如此。股票市场必须保护投资者利益,而我们对投资者利益的保护显然是缺少的。

   救市可以维稳国民经济增长

   7 月23 日,人民日报在第二版头条位置,刊登了署名“郭彦金”的评论,标题是《正确认识金融发展、改革与稳定的关系》。

   这篇文章的背景正是在此次股灾以及由此引发的救市,引起了国内外一些争议和质疑。其中包括中国经济的状况和趋势、中国是否坚持了改革的方向、人民币计价资产是否被高估,以及政府是否应该救市等等。

   在文章中作者阐述了如下几个观点:

   发展是目的,改革是动力,稳定是前提;但改革显然更重要。文章一开头,就突出了改革的重要性,文章称:我国改革开放30 多年的快速发展,最根本的动力来自改革。30 多年的发展历史可以说就是一部改革历史,每一次的发展浪潮和发展繁荣从根本上都是改革浪潮和改革繁荣。

   强调金融稳定的特殊意义。文章称:“稳定对于金融体系的重要性远远超过了经济的其他方面;金融稳定既是金融发展的前提,也是金融改革的前提。保持金融体系稳定是“压倒一切”的任务。

   金融稳定不是消极的、特殊手段下稳定。文章说:“从长远来看,实现金融稳定根本上还要靠发展改革。真正的金融稳定必须是积极的稳定、长期可持续的稳定,而不是消极、短暂、不可持续的稳定。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要坚持培育公开透明、长期稳定、健康发展的资本和货币市场不动摇,坚持深化金融改革不动摇。”

   文章称:“如果出现市场大幅波动和机构异常情况,必须果断行事,该出手时就出手,不能犹豫不决,延误战机。宁可高估困难,也不能盲目乐观。”这句话对于政府救市可谓是意义深长。

   救市不意味着改革方向有变。文章称:“政府出于稳定目的进行应急干预是必要的、也是必然的,是履行监管职能的应有之义,不是越位,也没有出界。应急管理是特殊时期的特事特办,不能按照一般监督管理的标准来衡量和要求。应急管理中采取的一些措施可能具有短期性质,但既不能理解为发展转向,更不能理解为改革倒退。发展的方向没有变,也不会变。改革的决心没有变,更不会变。”

   部分救市措施早晚会退出。文章说:“对符合发展改革方向的应急管理措施,要逐步完善,并规范化、机制化,对临时性的应急管理措施要择机退出。”

   暗示监管体系可能会有改革,是否涉及机构变动尚未可知。文章说:“实现金融稳定必须加强和改进金融监管、构建金融安全网,必须在推进金融市场化改革的同时,更好地发挥政府在金融监管和风险防范、保持金融稳定中的作用。”

   文章最后说:“发展、改革和稳定都是一个干中学、学中干的过程,市场主体要总结经验,创新求实。管理部门要把握规律,完善机制。社会各界要鼓励成功,宽容失败。”这显然是在为股灾所涉及到的部门减压。

本文由小梁论文发布于经济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政府救市利于维稳经济增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