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工业4.0与众创环境下的平台、大数据与

  互联网+、工业4.0与众创环境下的平台、大数据与产业政策

  吕 力 方竹青 李 倩 乔 辉

  (武汉工程大学管理学院 湖北 武汉 430205)

  摘 要:产业政策应从对某一产业甚至某一具体企业的支持转向对相应互联网平台以及大数据的支持。不久的将来,互联网平台以及大数据将成为对经济运行影响最大的因素,政府一方面需要支持互联网平台以及大数据的建设,另一方面需要高度重视互联网平台以及大数据可能产生的垄断问题。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关键词:互联网+;工业4.0;众创;大数据;产业政策

  中图分类号:TN912 文献标识码:A doi:10.3969/j.issn.1665-2272.2015.14.010

  1 产业政策的合理性与转变

  产业政策的合理性取决于政府干预所导致的资源配置方式是否比起单纯依靠市场机制配置资源更能够增加社会福利。进入21世纪之后,互联网的普及给全球产业生产、经营、研发带来了极大的改变,特别是2010年之后,互联网与各产业的结合使得互联网+成为一种普遍的趋势,工业4.0改变了传统工业的结构,本文阐释在新的环境下产业政策的相应变化。

  2 互联网+、平台与主导产业选择

  平台商业模式是指连接两个或更多群体,为他们提供互动机制,满足所有群体的要求,并巧妙从中赢利的商业模式。从以上判断可以发现:在互联网+的环境下,认为市场结构将越来越依赖于平台而展开,因此相应的主导产业政策需要进行调整。

  所谓主导产业,是指国家选择一些重要的产业给予优惠政策,促使它们较快发展的政策措施。选择主导产业的基准主要是产业关联度基准,即选择前向关联、后向关联和旁侧关联度较大的产业。显然,在市场结构平台化的情形下,选择单一产业进行扶持这一观念已经落后于互联网+的概念,因为所有产业与互联网相关联,传统的产业关联概念已经失效,而所有产业通过互联网平台与消费者或者下游生产商相关联,因此,传统主导产业政策必须从对某一产业的支持转向为对相应互联网平台的支持。

  3 公共产品、大数据与基础设施

  公共产品提供是传统产业政策实施的重要理论基础。公共物品具有非排他性和非独占性的特点:非排他性指的是一个人消费了这种物品并不影响其他人也消费这种物品;非独占性是指一个人或一个企业不可能将提供这种物品的利益完全收回。很多物品是不典型的公共物品,例如道路和桥梁虽有可能在两端设卡收费,但是这种情况会导致资源的浪费,因为道路和桥梁所具有的非排他性的特征并没有改变,在过路和过桥人不是很拥挤的情况下,有更多人使用道路和桥梁,几乎不增加成本。

  一般情况下,公共物品是私人企业所不愿提供的,因为提供者不可能得到应有的收益,或者如果私人企业能够得到应有的收益,则社会收益会大大下降。同样以道路修建为例,当然,政府可以将主干道路的收益权完全授予私人企业,但此时社会资源的配置会大大下降。仅仅依靠市场机制,会使公共物品的提供量低于资源最优配置相适应的供给量。

  互联网+时代,大数据是指一些使用目前现有数据库管理工具或传统数据处理技术很难处理的大型而复杂的数据集,其挑战包括采集、管理、存储、搜索、共享、分析和可视化。大数据十分有用,在电子商务飞速发展的当代,与分离的较小的具有相同数据总量的数据集相比,大数据能够发现相关性来识别商业趋势以及完成疾病预防、打击犯罪、交通规划等功能。从以上分析来看,大数据及其处理平台已构成互联网+时代通用的公共设施,它与公共利益密切相关。传统产业政策大多投入铁路、公路等交通设施,但当代产业政策应高度重视大数据及其平台的重要性。

  4 高新技术、技术改造、工业4.0与重点支持产业

  传统产业政策对高新技术和技术改造的支持同样基于后进国家赶超发展以及市场失效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高新技术产业代表了产业发展的最新方向;另一方面,仅仅依靠市场机制,后进国家难以投入高新技术发展初期的巨额技术开发费用。如前所述,传统产业政策的经济学出发点并未过时,但在互联网+时代,局部的高新技术产业以及技术改造手段已让位于工业4.0平台技术。工业4.0被誉为工业界一场重大而根本性的变革。

  Sendler认为,工业4.0变革的核心在于工业、工业产品和服务的全面交叉渗透。这种渗透借助软件,通过在互联网和其他网络上实现产品及服务的网络化而实现。新的产品和服务将伴随这一变化而产生,从而改变整个人类的生活和生活方式,尤其是改变人类与产品、技术和工艺之间的关系,这也要求工业产品的开发和生产要有根本性的转变和调整,以便高质量地部署新工艺,并使其转化为具有经济上的益处。

  基于此,在互联网时代,单独的高新装备制造业其示范带动效应已大大减弱,取而代之的是数字化企业平台,这一平台支持并控制着大多数生产企业的绝大多数流程,从产品开发、生产规划、工程与生产,直至维护保养,涵盖整个价值链和整个产品生命周期。在这一巨大转变的背景下,产业政策应从支持单一的某产业甚至某企业的技术改造向支持工业4.0平台转移。

  5 众创与新兴产业扶持政策

  最早针对经济发展相对落后国家的政府提出“应对国内产业进行保护”的是Hamilton,他认为,“在开拓一些新的领域方面,资本总是胆小和不顺从的,为了使哪些谨慎和明智的资本家对新的投资具有信心,政府必须帮助企业克服在其成长阶段所面临的障碍。”从国别上看,产业扶持政策在一国增长中作用最明显的国家是日本,不过,日本产业扶持政策的实际作用范围和程度近来却产生了争议。这种观点认为,日本成功的主要源泉是民间的奋斗和创新精神,政府的产业政策只起到辅助作用,过分强调产业扶持政策的作用,是对日本企业家能力和努力的轻视。

  新兴产业在后进国家发展的主要阻碍之一是研发力量和水平有限,而互联网+时代的众创则大大促进了新兴产业的研发。众创包括两层含义,一是“大众创新”,就是群体通过现代互联网平台互相交流、碰撞思想,并最终形成创新成果;二是“大众创业”,指的是对创新成果的产业化。显然,互联网+时代,创新不再单纯由政府调集资源来组织,依靠互联网平台,不仅能迅速形成创新成果,而且能迅速将创新成果产业化。基于此,政府对新兴产业的扶持如果继续体现在对某一具体企业的财政补贴、税收优惠等就显得过时,政府的新兴产业扶持甚至产业技术改造应该转向依赖于众创这一互联网平台,从对某一具体企业的支持转向对众创平台的支持。

  6 地方产业政策、产业地区布局与区域性互联网平台

  对中国地方产业政策的诟病多集中于重复建设以及以邻为壑的经济增长。例如,大多数省份都将汽车作为自己的支柱产业,国家一旦制定一些战略性产业发展目录,各个地方都会一拥而上,结果每一个地方发展的产业都高度雷同,同时又必然是小规模的,在总量上是过剩的。这些过剩的产业最终要在市场上经过竞争的洗礼,结果就一定会有一些地方的产业相对缺乏竞争力,于是地方就会采取干预方式,实行以邻为壑的经济增长政策。

  结合本文的主题,互联网+时代,市场结构已经高度依赖于互联网平台,因此地方政府在平台之外的努力只能导致更大的效率损失。如前所述,互联网+时代,中央政府产业政策的核心是各种平台的建设,而地方政府产业政策也应该是区域性互联网平台的建设,不仅如此,还应该促成本地企业、创业者、消费者尽早接入平台;促进本地平台与各地平台的互联互通;促使本地平台扩大影响力,集聚资源,成为全国性平台。

  7 产业垄断与平台、大数据垄断

  传统上,自然垄断行业具有以下三个特点:一是规模经济非常明显;二是有大量沉淀资本,资本一旦投入就很难抽回,也难改作其他用途;三是这些行业中的多数是公众所需要的基本服务。

  以上述三个特征来考察互联网平台企业。首先,互联网巨头的规模经济效应非常明显,如淘宝作为综合性电子商务B2C平台,所占市场份额非常巨大;其次平台投入资金主要用于市场推广、用户习惯培养,这些资金一旦投入,完全没有收回的可能;再次,互联网+时代,平台企业构成了整个市场结构的中心位置,是市场得以运作的基础。从上述特征来看,互联网平台完全属于自然垄断产业,而互联网平台巨头则完全是垄断企业。互联网平台企业的垄断不仅表现在目前的基础设施垄断,而且会延伸到未来的大数据垄断。

  由于相关研究的滞后,国内经济学界对于垄断的关注点还停留于供电、供水、电信、铁路等传统领域以及国有企业。不久的将来,互联网平台以及大数据的垄断将成为对经济运行影响最大的因素,例如,互联网与金融的结合对于传统金融垄断的解构已初现端倪。因此,对于上述领域的管制范围、程度以及管制措施的研究刻不容缓。如同传统电信产业的发展一样,政府一方面需要支持互联网平台、大数据的建设,另一方面需要高度重视互联网平台以及大数据可能产生的垄断问题。

  (责任编辑 吴 汉)

本文由小梁论文发布于计算机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互联网+、工业4.0与众创环境下的平台、大数据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