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 以现代文化为引领 视域下的当代维吾尔文学

  浅谈 以现代文化为引领 视域下的当代维吾尔文学研究的论文论文关键词:“以现代文化为引领”锐意进取坚毅不屈革故鼎新 论文摘要:本文在“以现代文化为引领”的视域下对当代维吾尔文学进行分析,认为锐意进取、坚毅不屈以及革故鼎新是当代维吾尔文学表现民族文化传统的三大前进精神,是现代化建设和社会发展的一股推动力。 “现代文化,是以现代化建设和社会发展为己任的文化,应当是建设型、进步型、文明型,与国际接轨型,不是封闭、落后、保守,而是包容、开拓、创新,这样社会才能有进步,伴随社会进步,各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将进一步得到传承创新。”{1}这一论断对研究新疆当代维吾尔文学与优秀传统文化之间的关系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本文主要讨论当代维吾尔文学对优秀传统文化传承的三大前进精神,以期一定程度上开拓少数民族文学研究领域。 一、锐意进取精神的观照 新中国成立以后,新疆形成了以就地转业军、内地支边干部知青以及当地维吾尔等各族同胞为主体的现代化建设有生力量。随着建设新疆步伐的迈进,传统文化中的进取精神得以激活并强化。维吾尔族作家认真撷取生活素材,创作了一批反映各族人民艰苦卓绝的建设生活的作品,多角度多题材地展示了进取精神。艾海提·图尔迪的报告文学《意志造就美》,以巴楚县色里布亚镇在改革开放大潮中锐意改革的事实为背景,刻画了镇党委书记赛买提·司马义带领群众解放思想、更新观念,在全县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使家乡面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的故事。www.11665.coM祖农·哈迪尔短篇小说《与一位农民小伙子谈话》塑造了为繁荣故乡、创造幸福生活而艰苦创业的阿不杜热依木等维吾尔先进农民形象。阿贝保·热合曼的小说《儿子娃娃》记述了代理乡长塔西铁毛尔在农村的基层工作,以为贫困户沙它尔一家盖新房为主线,相继碰到了资金问题、思想问题、人际关系问题,甚至官僚主义作风问题,塔西铁毛尔以新疆特有的“儿子娃娃”精神,制服了阻碍新农村建设的破坏势力,奏响了开拓进取的时代强音。 引人关注的祖尔东·沙比尔,他能从西部(新疆)复杂的经济、政治与道德伦理的多种矛盾冲突与剧变中寻找故事情节,与西部的大环境大时代建构关系,被评论界誉为深得西部神韵的“西部小说”的标本之一{2}。小说《茶客》,刻画了书商赞敏形象,他满腹经纶,能轻易地在形形色色的农民茶客中像喀日(经文朗诵者)念经一样传播知识、时事,使无知的茶客改头换面。还有锐意进取的女性形象,如祖农·哈迪尔的《玫瑰花》塑造了一个向男尊女卑思想宣战的社会主义新妇女形象拉孜叶。 二、坚毅不屈精神的吟唱 面对新疆相对恶劣的自然条件和严峻的生存环境,维吾尔族人民用坚毅不屈的生命意志来抗争,并成为一代代作家着力发掘的精神矿藏。当代维吾尔文学作家时常从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以及人与命运之间的抗争入手,对维吾尔族人民坚毅不屈的生命意志进行吟唱。 1.人与自然之间的抗争维吾尔作家时常通过人与自然之间的抗争并借助胡杨、红柳、坎儿井等意象,对维吾尔族人民面对灾难顽强不屈的生命意志进行高度礼赞。如穆罕默德江·沙迪克的《楼兰胡杨》,对胡杨精神进行高度赞美:一是忍受荒凉、酷热、孤独;二是改造沙漠,是治沙勇士;三是反映历史变迁,饱含历史沧桑感。库尔班·巴拉提的《被砍倒的胡杨》讴歌了生长在戈壁滩上的胡杨经历着严寒酷暑和风吹沙打,仍能从大地中获得养分,焕发出生命的异彩。由胡杨及人,对历经磨难、坚韧不拔、乐观向上的人民给予了赞誉。还有穆罕默德·巴格拉西的小说《流沙》,也展示了人与自然之间的较量。 2.人与社会的抗争以乌铁库尔为代表的维吾尔诗人,以人民民主解放运动为背景,歌颂了专制压迫下维吾尔族人民勇敢无畏、顽强不屈的抗争精神。其中《喀什噶尔之夜》被称为“维吾尔人民生活的一部小型百科全书”{3}。“文革”时期,面对政治磨难,诗人创作了一些表达历艰不屈心声的诗作。克里木·霍加的《与心谈心》,借内心独白,讲述了“文革”给人们带来了精神与肉体上双重折磨,表达了诗人不屈不挠、维护正义真理的决心。新时期,一些诗人则用冷静审慎的态度反思社会人生,善意提醒人们面对挑战与艰险,要不断锤炼自身,坚守真理。阿扎提·苏里坦的小说《死鹿》刻画了一个拜拉木老人形象,批林批孔时因阻拦一群醉汉杀死国家保护动物——鹿,被为首的年轻人阿迪利用马鞭抽打成了歪脖。时过境迁,拜拉木老人在林场见到酒醉后掉进了沟里并遭到了狼的围攻的阿迪利,最终拜拉木老人挽救了其性命。小说通过阿迪利贪婪、自私的丑陋行径,反衬出拜拉木老人的执著、善良、正义。 3.人与命运的抗争对命运的抗争,对幸福的争取是作家对维吾尔族人民坚毅不屈生命意志的独特书写。阿不都力米提·麦斯武德的短篇小说《阿瓦汗的婚姻》,描写了农村孤儿阿瓦汗顶住哥哥的威逼和吐鲁番当地旧俗的舆论压力,坚决不同意换婚,不向命运低头,最终收获了爱情。祖尔东·沙比尔在《最后的放牧人》里描写了生活原本安逸的伊萨木丁,为传递放牧亡人加帕尔精神,不惜放弃安逸,改变命运轨迹。小说表现的是维吾尔族人在精神境界中的命运抗争,是对安逸、贪婪、自私的挑战。

  三、革故鼎新精神的呼唤 由于历史、地域、经济等因素,新疆各民族在现代文化启蒙与转型过程中一些陈旧的东西沉淀下来。以改革开放为分水岭,之前文化转型的动力主要来自政治,之后则是与改革开放相伴而来的现代物质文明与传统精神观念之间的矛盾日益凸显,守旧与改革,贫穷与致富,愚昧与科学,僵化和创新,或碰撞或融合或消长。维吾尔文学顺应时代发展,关注现实、反映民族弊端,再次掀起了文学创作的新高潮。{4} 1.对守旧思想的批判如铁依甫江·艾里耶夫的哲理诗《芍药丛里的蝎子草》,借蝎子草比喻那些貌似美好、冠冕堂皇的伪君子,讽刺了混杂在人民群众中的破坏新制度、阻碍社会发展的守旧势力和思想。柯尤慕·图尔迪的短篇小说《背巷怪事》更为典型。主人公赫里莫夫退休返回父辈遗留下来的背街宅院,耳闻目睹了背巷种种怪事:女人出门必须蒙上面纱;孩子不去学校而去清真寺;夜校、文化室不能正常开放;屠户穆依丁的妻子差点被玷污等一系列怪事,揭露了买合苏木和阿西木等骗子利用宗教蛊惑人心、中饱私囊的邪恶行径,激起了人们对长期存在的脓疮进行“剜除治疗”的决心。 2.对拜金主义的嘲讽如麦买提明·吾守尔的小说创作,用喜剧演绎社会悲剧,采用荒诞、夸张、变形、意识流等多种艺术手法,被评论界称为“维吾尔的黑色幽默小说”{5}。《镶金牙的狗》是其表现拜金主义之下的人性异化的一部力作。讲述了出国发财的夫妇俩,把不宜携带的黄金打造成一副假牙套在宠物狗的嘴里。当女主人患重病,男主人费尽周折凑齐高昂的治疗费。医生却迟迟不肯给做手术,并委婉地指出自己的妻子喜欢病人家那只镶着金牙的宠物狗。男主人忍痛割爱将宠物狗送给了医生,手术终于完成了。当男主人偶然途经医院,却意外地发现宠物狗的尸体被扔在了垃圾堆,嘴里的金牙一颗不剩。后来听说,医生的妻子镶着满口金牙,总是打开窗户,探出脑袋,朝着过往的人群龇牙咧嘴地傻笑。整部小说情节荒诞不经,对社会丑陋和拜金主义施以重拳。还有女作家哈丽黛·伊斯拉伊尔,以吸毒、卖淫为生的妓女作为关注对象,小说《多雪的冬季》描写了她们的悲惨遭遇,声讨了拜金主义所带来的道德沦丧。 3.对狭隘意识的批驳许多维吾尔族作家深切地认识到:狭隘的民族意识已是阻碍社会发展与民族进步的一个绊脚石。如艾合买提江·乌斯曼的《萨迪尔寻找他失去的五个孩子》一诗,发人深省。描写了萨迪尔在寻找五个孩子时,依次看到了五种事物:做乃玛孜、烤肉炉、蝙蝠、寒风和刻着遗言的坟墓。乃玛孜指宗教桎梏的束缚;烤肉炉指落后的生产工具、小经营者意识;蝙蝠指愚昧、贫穷;寒风指阻碍生产的意识;刻着遗言的坟墓指沉湎于往日荣耀、不求进取的思想。通过象征物表达了诗人对民族狭隘意识的痛心疾首,希望民族发展、进步的迫切愿望。艾合买提·依明的《沉睡》时而写梦时而写醒,警示一些人不要沉醉于本民族骄傲的历史,要摆脱狭隘封闭的民族文化认知。 纵观当代维吾尔文学,作家不断解放思想,拓展视野,进行“革故”之时,也发出了“鼎新”的呼唤之声,拥抱之意。如铁依甫江·艾里耶夫的《乡村姑娘之歌》、柯尤慕·图尔迪的《泽热甫香河畔》是对新型农村爱情、婚姻、伦理关系的呼唤;来自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艾合坦木·吾买尔,创作了《大地,看看你的人们吧》《生蛆的浊涝》《啊,无情的河》,揭示了自然平衡遭破坏会导致人类精神世界走向干涸。 综上可以发现作为新疆现代文化的重要载体之一的维吾尔文学,在传承民族文化中立足三大精神形成了一股文化前进力,直接影响到了各民族的繁荣发展和社会的共同进步,这股力量绝不可低估。 {1}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七届九次全委会议提出。 {2}摘自丁子人:《新疆多民族小说创作成果的检阅》——《新疆文学作品大系·短篇小说卷》序,新疆美术摄影出版社和新疆电子音像出版社,2009年9月版。 {3}阿扎提·苏里坦等:《二十世纪维吾尔文学史》,新疆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第68-69页。 {4}晁正蓉:《坚守与超越——论改革开放30年维吾尔小说中批判现实主义叙事风格》,喀什师范学院学报2010年第1期。

本文由小梁论文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浅谈 以现代文化为引领 视域下的当代维吾尔文学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