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汉语“有+VP”结构中“有”与完成体标记“

  现代汉语“有+VP”结构中“有”与完成体标记“了”的差异

  孙 晶

  摘要:通过分析现代汉语中“有+VP”结构的局限性及其呈现出的表示强调的语义特征,提出现代汉语“有+VP”结构中的“有”与完成体标记“了”的差异。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关键词:有+VP 了 完成体标记

  一、引言

  本文以《从粤方言影响看“有+VP”结构形成的认知过程》①为题,通过分析现代汉语动词“有”的词义发展和例释粤方言“有+VP”结构中时态助词的用法,从历时和共时的角度,通过语言接触和语法化过程,提出现代汉语“有+VP”结构的出现表明了体标记“有”存在的可能性,并分析现代汉语“有+VP”结构出现的认知过程。

  “有+VP”结构中新兴体标记“有”具有语言学理论基础,并具有语言接触的土壤。但是“有”在现代汉语的语法化进程中,仍然无法替代传统完成体标记“了”,从而正式作为与“没有+VP”相对称的肯定结构形式被汉语普通话使用者接受。

  本文将通过分析现代汉语中“有+VP”结构的局限性及其呈现出的表示强调的语义特征,提出现代汉语“有+VP”结构不可代替助词“了”作为现代汉语完成体标记。

  二、现代汉语中“有+VP”结构的局限性

  在对粤方言和现代汉语“有+VP”结构的分析中[1],我们发现受到语言接触的影响,“有+VP”结构的产生使现代汉语中一对对称体标记的产生具有了可能性。

  现代汉语“有+VP”结构主要出现在对话和陈述句中。

  (一)对话中的“有+VP”结构

  对话中的“有+VP”结构通常是作为“有没有+VP”问句的肯定回答出现的。“有没有+VP”疑问结构在现代汉语中出现时间不久[2],其发展来源是修饰动词短语的副词“没有”[3]。肯定回答中出现的“有+VP”和否定回答“没有+VP”及其疑问形式“有没有+VP”在结构形式上一致。如:

  “没有”是否定动作完成的助词[4]。在回答“有没有+VP”的对话的肯定回答中,如果我们去掉否定词“没”,那么,“有”在原位上自然成为和“没有”一样表意功能的相反的肯定完成体标记,充当“了”的完成体标记功能,并在形式上对称。因此,也为“VP”前面自然缺位导致的“有”的填充提供了可能。

  然而,按照现代汉语语法,“了”和“没有”是一对合法的表示肯定和否定的体标记[5]。对“有没有+VP”疑问句的回答分别是“VP+了”和“没有+VP”,尽管形式上是不对称的。虽然在这种固定结构问句的回答中,“有”和“没有”在形式上形成了对称,然而这种应用在现代汉语中具有明显的局限性:当问句变为“VP了吗?”的结构时,其肯定回答自然仍将以“VP+了”的面貌出现。

  (二)陈述句中的“有+VP”结构

  对话中的“有+VP”结构通常是作为“有没有+VP”问句所引导的肯定回答形式出现的。“有”的这种功能词用法在词形和句法上与相对应的否定式和问句形式一致。但是“有+VP”结构在陈述句中则不然。陈述句中“有”字后面经常出现“提高”“增加”“变化”之类的名词。如:

  (1)学习有进步。

  (2)今年的产量有增加。

  (3)情况有变化。

  例(1)~(3)符合现代汉语语法“有+NP”规则。然而它们恰恰为“有+VP”结构的出现提供了“过渡语境”(bridging context)[6]。“进步”“增加”“变化”在现代汉语中既可作为名词,又可作为(不及物)动词。[7]然而正是由于汉语缺乏丰富的形态变化,类似“进步”“增加”“变化”等名词和动词形式相同的词语为“有+VP”结构在语言接触并由语言认知系统激发下的出现作了铺垫。这些名词与动词之间形态变化的缺乏是这一语言现象发展的一个重要动因。如:

  (4)我学习进步了。

  (5)今年的产量增加了。

  (6)情况变化了。

  分别对比例(1)~(3)和例(4)~(6),我们可以得到两组合法且意义相近的句子。然而却不难发现其中的差异:第二组,即例(4)~(6),强调过去动作或事件(“进步”“增加”“变化”)的完成。而第一组,即例(1)~(3),强调现有的状态,即出现的“进步”“增加”“变化”。

  通过对“有+VP”结构在对话和陈述句这两种语言环境中的分析,我们看出不仅“有+VP”结构存在语境局限性,而且“有+VP”与“VP+了”结构中存在语义差异。

  三、现代汉语“有+VP”表示强调的语义功能

  与南方方言的接触促使“有+VP”结构的出现,并以对称优势试图挑战现代汉语中固有的完成体标记“了”。不同于“进步”“增加”“变化”这类名词和动词形式相同的词语,其他动词,如“给”“去”“看”等,没有上述动词的名词与动词的重复形态。因此在这些动词中出现的“有+VP”结构则被认为是与南方方言中类似用法的影响所致。

  (7)那天生日,我有给他礼物。

  (8)我有去参加你的婚礼,恭喜你!

  (9)我天天都有看你的影集,非常的不错。

  例(7)和(8)中的“有”表示强调。在言语交际中,“有+VP”结构通常表达说话人对事实的强调语气。对比“我吃饭了。”和“我有吃饭。”这两句话,前者用“了”指“吃饭”这个动作或事件的完成,并说明“现在不饿”的状态。而后者,说话人用“有”主观强调“已经吃饭”的事实。这种强烈的肯定或声明暗示着对潜在不同或相反意见的强调断定。除了表示强调以外,在与粤方言的接触下,“有”还表示动作或事件发生的习惯性,如例(9)。

  Bybee阐述了动词“有”“have”和系动词“be”向完成体和简单过去时发展的路径:

  系/有(be/“have”)>结果(resultative)>先事时(anterior)>完成体/简单过去时(perfective/simple past)[8]。

  在完成体和简单过去时的对比中,Bybee认为,简单过去时比完成体的语法化程度更高,且在很多情况下是完成体进一步发展的结果。

  作为完成体标记的“有”表示动作或事件的完成;而作为简单过去式标记的“有”则具有强调和表示习惯性动作的功能。例(7)~(9)正是现代汉语“有+VP”符合上述发展理论、汉语动词“有”向简单过去式进一步发展的例子。

  四、结语

  世界上各种语言都有其自身的逻辑和时态系统。作为一个语法概念,“体”表示人们对用动词所描述的事件的观点。体主要有两大类,即未完成体(imperfective)和完成体(perfective)[9]。汉语被认为是时态相对匮乏的语言,几乎没有像英语里表示过去时的动词词缀“-ed”之类的显性(overt)时态词素。由个别体标记形成的汉语体系统比英语体系统在语义上更受约束,也没有英语那么规则[10]。

  “有+VP”结构在语言接触的过程中,在某种程度上符合语言认知的共性,从而出现了与“没有+VP”结构形成一对对称体标记的趋势。然而,“有+VP”结构的出现环境具有局限性且不稳定,无法取代“了”作为完成体标记为人们所接受。“有”在语法化的进程中,也已经向具有强调和表示习惯性动作功能的助词演化,因而表达比“了”更加丰富的功能。

  (本文是天津师范大学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青年基金课题资助项目,项目编号为:[52WR52]。)

  注释:

  ①《从粤方言影响看“有+VP”结构形成的认知过程》,现代语文(语言研究版),2011,(2).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参考文献:

  [1]孙晶.从粤方言影响看“有+VP”结构形成的认知过程[J].现代语文(语言研究版),2011,(2).

  [2]丁声树.现代汉语语法讲话[M].北京:商务印书馆,1961.

  [3]Ota,Tatsuo.(Translated by Jiang Shaoyu and Xu Changhua).The Historical Grammar of Chinese[M].Beijing:Peking University Press,1958.

  [4]赵元任.汉语口语语法[M].北京:商务印书馆,1979.

  [5]石毓智.汉语领有动词与完成体的表达[J].语言研究,2004.

  [6]Evans,Nicholas and Wilkins,David.Inthemind’sear:These mantic extensions of perception verbs in Australian languages[J].Baltimore:Linguistic Society of America,2000,(76):546~592.

  [7]Heine,Bernd.World lexicon of Grammaticalization[M].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02.

  [8]Bybee,JoanL.etal.The evolution of grammar:tense,aspect,and modality in the languages of the world[M].Chicago: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94.

  [9]Comrie,Bernard.Aspect:an introduction to the study of verbal aspect and related problems[M].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76.

  [10]Yang,Guowen and JohnA.Bateman. The Chinese Aspect System and its Semantic Interpretation[M].Paper submitted to the 19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Computational Linguistics.Taiwan,2002.

  (孙晶 天津师范大学国际教育交流学院 300074)

本文由小梁论文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现代汉语“有+VP”结构中“有”与完成体标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