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析当前女性文学创作的几个误区的论文

  试析当前女性文学创作的几个误区的论文论文 关键词:女性文学女性意识身体写作创作误区 论文摘要:女性文学是当代文学的特殊组成部分,历经改革开放三十年的 发展 ,女性文学创作的成就有目共睹,但问题也显而易见。诸如心浮气躁的创作姿态,人文精神的极度缺失,误入歧途的女性意识,逃避现实的低吟浅唱,囿于情色的个人叙事,欲乱情迷的女性形象,妖异纷乱的 艺术 格调,扑朔迷离的创作前景,都表明在女性文学创作中存在着一些不容忽视的误区。 萌生于1980年代的

   六、欲乱情迷的女性形象 早期的女性创作中,女作家以敏锐的女性视角,创作了一批卓然不群的女性人物,塑造了众多生动鲜活的女性形象,构成了多姿多彩的文学人物画廊。如献身医学事业的陆文婷、追求爱情理想的钟雨、寻找自我的戚润物、清高绝尘的陆芬荃、悲欢离合的王琦瑶等,透过人物的悲欢离合,传达了作家的人生理想。而后来的陈染、林白为代表的第一代“身体写作”,以卫慧、棉棉为代表的第二代“身体写作”,以九丹、木子美等为代表的第三代“身体写作”,出现的是令人眼花缭乱的女性人物,是堕落风尘的女性形象:饱受身体和精神双重饥饿的六六(《饥饿的女儿》),为了居留异国出卖肉体的王瑶、芬(《乌鸦》),遭遇姐夫与情人双重抛弃的妹妹(《你喜不喜欢我》),搞老外的“性感宝贝”倪可(《上海宝贝》),以及用肉体作为工具与男性及命运不断抗争的乌珍(《妖烧罪》),投人到自由的私生活中去的杨娟娟(《私生活》),遭遇婚外情的尴尬和困惑的梁丽茹(《爱你两周半》),痴迷于同胜相爱游戏的朱凉(《回廊之椅》),在残酷青春里自我放纵的春树(《北京娃娃》),不愿走进社会也不知道该怎样走进社会的“问题女孩”红(《糖》),留学新加坡的堕落女孩儿海伦(《凤凰》),等等。WwW.11665.com她们大多是徘徊于迪厅、酒吧、豪宅、饭店,沉酒于吸毒、酗酒、泡吧、性爱中的“同居女人”、“越轨女人”、“风尘女子”、“堕落女性”以及“性感宝贝”、“另类女孩”、“问题女孩”、“不良少女”的形象。 新锐女作家们倾情刻画、精心打造的女性形象是苍白、畸形、病态的。她们没有代表性,缺乏典型性和普遍性,与当今实际生活、女性生活状态、女性精神风貌、女性心路历程、女性真晴实感相去甚远。 七、妖异纷乱的 艺术 格调 早期的女性创作,具有鲜明的女性视角和自觉的女性意识,呈现出传统的女性风格:柔美、明丽、细腻、清新、俊逸等。1980年代以后,陈染、林白、海男、棉棉、卫慧等回避宏大叙事,热衷于个人私语,将社会生活化,生活个人化,个人感觉化。除去明显的自传色彩、浓重的自恋倾向、强烈的欲望表达等特色外,后起的女性创作呈现出纷乱的艺术格调。陈染的凄清怪诞,九丹的露骨煽情,林白的怪异奇诡,棉棉的阴郁缠绵,徐刁斌的神秘色彩,徐坤的嘲讽调侃,赵波的摇曳生姿,戴来的残酷冷漠,春树的另类反叛,张悦然的忧伤哀怨,等等。在一些速成的文本里,在一些另类的自传中,鲜见典型的人物及生动的形象,缺少精彩的描述及深刻的思索,缺乏人文的关环和对人哇的揭示。 社会浮躁风气的曼延,市场功利主义的侵蚀,外来不良文化的渗透,时代低俗风尚的诱导,都对女性文学创作产生着潜移默化的影响。在诸多作品中,更多的是矫揉造作的情绪渲染,歇斯底里的病态表露,淋漓尽致的露骨描写,排山倒海的欲望表达,莫名其妙的奇思异想,离奇怪诞的叙述方式。很少见到独特的创作个性、脱俗的人格精神、高雅的艺术情趣、不凡的审美追求、拔的文学才能和清新明快的艺术风格。 在当前的女性文学中潜藏着危机与困境,社会责任感的缺乏、人文精神的迷失、创作视野的狭窄、审美追求的浅薄、文化品位的低俗,导致了女性文学日益媚俗化、快餐化、时尚化。当女性文学向肉体靠拢,以“情”、“色”引人,以“脱”、“裸”走红之时,已经逐步堕落为时尚文学、言情文学、色情文学,这样的创作只会袭读了崇高的文学事业。 女性文学只有坚持独立的女性立场,拓展女性写作的视野,丰富女性表达的蕴涵,承担作家的人文精神,才有平坦的大道和光明的前景。女性创作只有走出窗帘低垂、门栓紧锁、光线阴暗的“个人房间”,投身于广阔的社会生活,才可能阳光灿烂;只有摆脱无遮无拦、自赏恋、隐晦徘恻的身体展示,关注时代大潮,才有可能前程似锦;只有超越低俗媚俗、以血做墨、以色诱人的情色樊篱,放眼女性解放大计,才有可能绝地重生;只有突破迎合时尚、怪诞离奇、幽冥玄虚的私密案臼,探索当代女性精神,才有可能柳暗花明。

本文由小梁论文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试析当前女性文学创作的几个误区的论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