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网络文学创作主体“自我内部的统合——浅析

  论网络文学创作主体“自我内部的统合——浅析网络创作与健康人格的探索之一的论文论文 摘要: 网络 文学,与传统文学相比,往往体现出其创作的特殊性:创作主体的自我意识较多地表现出处于意识中的“角色层”;其情绪体验往往不经过心灵感悟和理性思考的“冷处理”过程,在创作中形成一种情绪的直抒式或倾泻式;其创作目标则是多种、复杂的,形成有宣泄型、游戏型、功利型和精神追求型。只有在网络创作中体现出创作主体正确的自我意识,积极的情绪体验和崇高的写作目标,才有利于他们的自我内部的统合,促进健康人格的塑造与 发展 。 论文关键词:网络文学;创作主体;自我意识;情绪体验;生活目标 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相比,往往体现出其创作的多方面特殊性。“写作活动不是一个单纯的语言表达问题,写作成品中折射着人格倾向;同时,写作活动又是人格形成的重要实践方式。”透过所谓抒写“真我”的网络文学作品,可清晰地观照到其创作主体的人格健康状况。在大众的心理健康、人格健全越来越引起全球关注的当今社会,在有识之士大力倡导网络文化健康发展的今天,研究网络文化中的一大景观——网络文学的创作与健康人格的关系,为此显得富有现实的积极意义。 何谓“健康人格”?郑雪在 总结 古今中外 哲学 、心 理学 各个流派相关理论的基础上,对其中的精华加以选择和整合,构建起了健康人格的理论模式:“认为统合是健康人格的本质特征,人格统合包含三个方面的统合,即自我内部的统合、自我与社会的统合以及自我与自己实践活动的统合。”本文在此先探讨网络文学创作主体健康人格构成的第一部分:“自我内部的统合”,从这一层面审视网络创作与健康人格的关系。wwW.11665.cOM 一、网络创作与自我意识 创作是创作主体自我意识的一种展现形式,通过其创作实践活动所创作出的作品,往往可以反观创作主体的自我意识状态。 网络文学的最大特点是在无限广阔的虚拟空间创作的自由性,在没有了传统媒体的编辑、出版部门的把关的伯赛空间里,网络写手们就淋漓地发挥,尽情地抒写。这样,也容易使网络文学成为一个本我“力比多”的宣泄及释放的场所,制造出大批没有诗性自律的滥情之作、血腥之作或游戏之作。如,张韬的一篇网络小说《理工大风流往事》,所谓戏仿成搞笑版的《三国演义》,重演的是一部 现代 大学校园的风流史,里面的“风流人物”仍是昔日三国时代战功显赫的英雄们:刘备、关羽、张飞、曹操、吕布、赵云、刘表、周瑜等;而今,他们却成了殴斗、嫖娼、追女生的学校管理干部,或成了只知道情欲的顽劣学生。全书过多直露的性爱描绘,粗俗的人体生理器官的描述,庸俗的校园生活的叙写,呈现出的是一种本我“力比多”的宣泄,个人感官享乐主义的张扬。这样的创作,仅是一种“本我”需要的满足,而无法达到精神分析学的“文艺升华”的高度,体现出创作主体的自我意识较多地表现出处于意识中的“角色层”。心理学家维尔伯认为,“‘角色层’是意识谱理论的一个重要的理论范畴。它是处于意识中最狭窄的层面,是指人在自我内部划界,否定压抑痛苦的心理内容或层面,视它们为‘非我’,踢出意识之外,称之为阴影。剩下的被自我认同的形象就是‘角色’。这样的创作,不仅不能起到使创作主体消除角色与阴影之间的界限与障碍,令自我意识得以整合的作用;反而,会让这些既成的文本再次成为新的负面潜意识,影响创作主体的心理,从而直接影响其人格的健康与统合。 当然,也有些网络写手,在这一高度自由的 电子 虚拟空间里,尽情地拾起或重塑被日常生活、社会角色所压抑、限制的一部分自我。 典型的有著名网络作家邢育森的代表作《活得像个人样》,写“我”(天灰)是一个从事新兴朝阳产业——it业的青年,却活得不像个人样。社会的竞争,生活的紧张,时代的物欲,现实的残酷,令这位处于市场体制运作中的青年,自我意识支离破碎,在他的自我意识中只有社会角色及生理角色,而精神层面的自我严重失落。为此,他泡网、泡妞,在与勾子醉生梦死的狂欢中宣泄痛苦,在与“国产爱情”、碎碎的灵与肉挣扎中试图找回一个完整的自我;但几番情爱、情感的波折,带给他的是更为痛楚更为悲怆的孤独与破碎。最后,“我”走进一家 医院 ,在引发“生与死”的思辨中,终于寻回失落已久的精神自我,让“我”的自我意识得以愈合。这篇作品是作者在自己丰富的人生经历和深刻的人生体验基础上,在满脑子里全是要诉说要倾泻的冲动下完成的故事。作品中“我”的历程,也观照出作者自我意识中的一次角色与阴影的整合 治疗 过程,正如他自己所说:我也通过这篇文章完成了自己。 像这样的创作,是“文艺升华”的实现,是一个自我意识的修复过程,有利于提升总体自我知觉水平,提高自我接纳的程度,促进自我内部的统合,从而提升人格的健康水平。 二、网络创作与情绪体验 网络文学创作,与传统文学相比,有其特殊的认知与行为,因而创作主体表现出的情绪体验也有着较大的差异。 创作是一种“不愤不书”,表现出的是创作主体强烈的情绪体验,或正面的,或负面的,或悲喜交错、哀乐参半,或酸甜苦辣皆有之。但传统文学的创作,其抒写方式决定了创作主体对引发的情绪要进行“冷处理”的过程,体现出对其进行思考及创作的积淀,是一种“情绪的升华”。而网络文学的抒写方式,表现出的最突出的特点是宣泄性与游戏性,以满足及时宣泄欲望取代社会使命,以游戏冲动替代审美动机,在“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的主体缺席的网络天地中,写手们“灵感”一来就如同打开自来水的龙头,这种可怕的“自来水效应”,把某些文学网络变成了巨大的文化垃圾场和情感发泄地。网络文学这种自由即兴式的抒写方式,令创作主体的情绪体验不经过心灵感悟和理性思考的“冷处理”过程,其作品的抒写形成一种情绪的直抒式或倾泻式。如孙睿草样年华》的创作,他在2005年接受《北京晨报》记者专访时谈到:“《草样年华》的出来真的很偶然,还有半年就毕业了,同学都在考研,找工作,出国,这些我都不喜欢,但我又不知道干什么,就觉得肚子里有话要说,就开始写。书2002年春天就写完了。” 作者凭着当时的一股强烈的写作冲动,把自己的当时那种郁闷、厌学、叛逆的情绪直接地诉诸笔端,仅短短的一年时间就“奋笔疾书”完成了20多万字的长篇小说。这部作品反映的是作者亲历过的颓废、无聊、叛逆的大学生活,这班以“邱飞”、“杨阳”为首的不务正业的“坏”学生,追求的是睡懒觉、逃学、恋爱、喝酒、玩乐队为主旋律的享乐式的校园生活,以抄作业、窃试题、缓考补考来应付学业,混取毕业文凭。整部作品体现出的是一种对校园现实的不满、无奈、失落、叛逆的负面情绪。这种表达倾向,反映出作者对负面情绪管理的无能感。心理学家伊扎德认为:情绪是人格系统的组成部分,它具有动力性,组成并驱动认知与行为,为认知和行为提供活动线索。处于心理成长期的青年写手,较长时间浸润在这种表达倾向的语言环境中,就会影响其对社会、人生的认知及其在实践活动中的行为,从而影响其健康人格的塑造与培养。 可见,这种不讲究情绪的积淀、心灵的体验和理性的沉思的自由即兴式的创作,以及无节制的倾泻式的叙事方式,对情绪调节能力的培养会产生负相关的影响,造成创作主体的积极情绪体验和幸福感不高,从而直接影响自我内部的统合。 当代nlp心理学大师李中莹认为:情绪的真正来源是本人内心的一套信念系统,人应具有足够的情绪管理能力,做情绪的主人。在网络文学的创作中,也不乏暗合传统文学创作的情绪体验方式,体现出创作主体“做情绪的主人”的范例。如,风靡 台湾 的网络作家艾闪,他的一部走红作品《可以说谎可以爱》,就体现出是“一首出于愤怒后的沉静之诗。”这部作品是作者根据自己的一段亲身经历所作,他在该书的前言写道:“我到巴厘岛自助旅行,内心经历了一次激烈的矛盾冲击,返台后随即动笔写下这个故事。”全书展现了“我”(艾大伟)的一段人生旅程及心路历程:“我”终于炒了公司的老板,四年来压抑的怨气出光了,但没有享受到预期的满足感。在眼下,猪的快乐简直是“我”生活最大的目标,于是,“我”前往印尼巴厘岛自助旅行,展开一场浪漫之旅,先后邂逅日本女子知子和雅加达学生莎莉,从与莎莉的性爱追求到与知子的真爱历程,完成了从追求“猪”的快乐到“苏格拉底式”的快乐的心路历程。回台后,“我”重新寻找到积极向上的新的人生目标。 作品不是作者在某一情绪高涨时即时抒发出来,而是对一段较长时间所经历的多种矛盾复杂的情绪的回顾与思考,在对此梳理、反省、积淀后再一挥而就。这样,不仅在写作方面,令其创作达到“文艺升华”的高度;也在心理层面上,磨砺了作者的情绪管理能力,最终获得一种积极的情绪体验,对其人格的健康大有裨益。

   三、 网络 创作与生活目标 对应于创作主体,“自我内部的统合”结构中的生活目标就是创作目标。而网络文学创作主体所体现出的创作目标则是多样、复杂的,大致可根据目标明确与否分为两大类:一是无明确目标的创作,主要包括宣泄型创作和游戏型创作;二是有明确目标的创作,主要有功利型创作和精神追求型创作。 (一)无明确目标的创作 这类创作属于一种本能性的创作,不明显体现出某种目标的需要,在网络创作中占相当多的比例。后 现代 社会,生活节奏之快,社会竞争之大,生存压力之重,导致人们沉重的心理负荷。这样,人们本能地进发出一种寻求解脱、发泄、舒展、放松的欲望,来满足本我的心理需要;而网络文学则提供给了人们一个完全开放、自由、平等、匿名的发泄空间,导致了一批网络写手完全以无责任的自我宣泄为动机去创作。如,范文的“垃圾文学”四首:《一、解放》、《二、

本文由小梁论文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论网络文学创作主体“自我内部的统合——浅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