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西方科学哲学研究的主要问题研究的论文

  百年西方科学哲学研究的主要问题研究的论文

  百年西方科学哲学研究的主要问题研究

  哲学是20世纪西方哲学发展中所贯穿的一条重要线索,亦是20世纪世界哲学发展的一个重要分支。西方科学哲学是对科学与哲学的超越与反思,其主要问题既受限于哲学基本问题,又是来自于科学实践和科学理论中最普遍的问题,受到各派科学哲学家激烈的研究与讨论。可以说,正是西方科学哲学研究的主要问题,才将历史主义、批判理性主义、逻辑经验主义联系在一起,且这些主要问题的存在反复出现,并在科学哲学争论中发挥核心作用或引导作用。因此,对20世纪西方科学哲学研究的主要问题进行研究分析,来对其相关内容加以明确就显得十分必要,对于21世纪科学哲学的良性发展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一、科学分界问题逻辑经验主义兴起于20世纪20年代。以马赫、彭加勒为思想先驱,借助于当时物理学革命的推动,由罗素和维特根斯坦等人开创。以维也纳学派为中心的逻辑经验主义运动,作为第一个完整的科学哲学体系,标志着现代科学哲学的诞生。逻辑经验主义的主要目的在于就我们关于世界的认识提出一种清晰而精确的经验主义理论。主要代表人物有石里克、卡尔纳普、亨普尔、赖辛巴赫等。证伪主义或批判理性主义兴起于20世纪40年代后,科学哲学在批评和反对逻辑经验主义的过程中得到进一步发展。历史主义20世纪50年代末和60年代初以汉森、th.库恩、费耶阿本德和图尔明等为代表的历史主义思潮,揭露了逻辑经验主义的根本缺陷。科学哲学发展中反实证主义趋向使逻辑实证主义自身的演变日益远离实证主义传统,使作为实证主义对立面之一的实在论再次成为争论的热点。www.11665.Com争论的分歧点主要在于,科学理论的对象是否独立于对它们的认识而客观存在和起作用?科学能否向我们提供关于客观世界的认识?科学理论的目的是否是揭示自然界的本质,即获得真理?科学实在论的代表人物有夏皮尔、普特南、克里普克、w.塞拉斯、邦格等。反科学实在论的代表人物有范弗拉森。科学分界即科学同伪科学或非科学间的化解问题,是20世纪西方科学哲学研究的最基本问题,由吉勒斯将其划入到四大讨论主题当中,其认同了四大主体对科学分析的重要性,并强调科学分界问题是科学王国之外的普遍论题。在西方科学哲学当中,科学分界问题主要涉及伪科学、非科学及形而上学的分界标准,其实质是经济注意的意义标准,认为只有命题在有意义时才是科学命题,反之,便是应当拒绝的形而上学、非科学的命题。而命题的意义判断,经历了可证实性、可确证性(可检验性),且为克服论文联盟http://证实原则和意义标准苦难,逻辑经验主义者们尝试过多种方法,但均以失败告终。科普尔是对划界问题提出不同看法的第一人,其将这一问题称作康德问题,并提出可证伪性理论及其标准。继波普尔之后,在划界问题上历史主义学派同波普尔学派、逻辑经验主义表现出完全不同的立场,实现了静态向动态、一元向多远、有标准向无标准的转变和发展。劳丹对于极端多远注意划界观的继承,使其对划界标准持彻底否定态度,为分界问题消逝起到了助推作用。在后现代哲学立场上,罗蒂就划界消逝问题作出重申,其向往科学与非科学没有区别的哲学文化,认为科学只是一种话语形式,不具备认识论的特别地位。二、科学发现问题科学发现问题即从经验材料到旧改变修正或新概念提出,从而服务于新理论的过程,是西方科学哲学研究的主要课题。研究该问题的目的在于对科学发现活动规律性进行明确,且这一规律性就是科学发现模式。以波普尔为开端,对于科学哲学发展的研究开始以科学发现为中心,其认为重要的不是猜测的来源,而是猜测后的检验,是试图否证它或反驳它。这样,所发现的问题被逻辑主义者排除在科学哲学的正统之外,造成科学实践同自身学科的矛盾。库恩(历史主义者)对波普尔的观点进行了继承和发展,其从常规科学和科学革命角度来就科学发现问题作出深究和突出,将历史结构等问题作为主要研究的内容。费耶阿本德对库恩观点作出延伸的同事,对科学活动的整体合理性持绝对否定态度,造成西方科学哲学中非理性组会议的滥觞。而夏皮尔(新历史主义者)认为,科学属于理性事业的范畴,科学认识是以一定理由依据而开展的推理活动。相比于逻辑主义与老历史注意者对于科学发现问题的研究,夏皮尔的理论更具合理性。且研究表明不存在科学发现模式,但在科学哲学研究领域中,科学发现问题将作为永恒的主题存在。三、科学理论问题在西方哲学科学中科学理论占据着中心问题,是作为科学成就实体的单元或单位,对其进行评价的目的是合理选择竞争理论,来促进知识的科学成长与进步。在这一问题的研究上,分为逻辑标准和心理学标准两个派系,牵着以波普尔学派和逻辑经验主义为代表,后者以费耶阿本德、库恩等历史主义者为代表。其中,逻辑经验主义严格对问题的发现与证明加以区分,其目的在于将划归发现问题至科学史、社会学和心理学的研究领域,病对科学理论评价与辩护的中心研究任务做出强调。波普尔对上述标准持反对意见,其认为科学具有可错性。而库恩则认为不存在超历史的、普遍的评价标准和原则,其是随历史而发生变化的,他的观念受到了科学哲学领域激烈的讨论。费耶阿本德认为库恩理论中缺乏对理性原则足够的批判,科学理论问题的评价是在逐步消逝的,没有必要在理论间做出选择和评价。四、科学发展问题科学发展问题是对科学发展内在机理和主要特征的完整描述,是西方科学哲学研究中长期探索的重要问题。逻辑经验主义对于科学发展模式并未明确提出,认为科学发展是一个逐步积淀的过程,是直线式的增长,无革命,无渐进中断,在其脑海中,科学发展更像是静态的图像。波普尔对上述观点进行了批评,其认为科学需要经验观察来加以证实,需要方法归纳来实现逐步的进化,即科学的发展是阶越式的,是不断发现、排除错误,通过演绎法来逐渐发展的。且以波普尔为开端,标志着对于科学发展问题的研究开始成为西方科学哲学研究的中心问题。之后,劳丹、拉卡托斯等均试图对库恩理论缺陷进行纠正。最后,夏皮而提出较为合理的科学发展模式,其认为科学发展不仅能够对自然基本观点做出改变,还能够对科学描述预言,自然问题本身、标准、方法、问题解答等作出改变衡量,肯定了科学的诸多方面,避免相对主义、绝对主义的同时,强调对进步主义、理性主义、客观主义的坚持,代表这科学发展模式的新姿态。五、结语通过上述内容的论述,我们明确了科学分界、科学发现、科学理论、科学发展等方面内容,对20世纪百年西方科学哲学研究的主要问题有了一个整体的了解和把握。我们有理由相信,有着百年西方哲学研究的厚重积淀,必将影响着21世纪西方科学哲学的发展,为新时期对科学哲学发展命脉的把握提供依据。■

  转贴于论文联盟 http://www.ybask.com

本文由小梁论文发布于哲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百年西方科学哲学研究的主要问题研究的论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